行业新闻
微软罗斌:我们为何看好云计算和大数据



微软北京加速器是微软在全球八家初创企业加速器之一,在中国创业圈有“难于进哈佛”之称。每期十来家入驻企业的名额,都会吸引到数百上千份申请。自2012年启动以来,它已孵化8期、共141家初创企业,其中90%以上的企业已获得新一轮融资,整体估值超过400亿人民币。有3家——数据提供商数据堂、企业内容管理服务商鸿翼、以及私有云服务商谛听——已在新三板挂牌上市,还有12家被并购。成功入驻的企业在6个月中可以获得免费的办公空间、云资源、技术支持,以及企业管理和融资指导,“毕业”之后仍能作为“终生校友”得到支持。

地处北京中关村的微软加速器,能接触到中国最顶尖的几十所大学的智力储备以及丰富的创投资本,而加速器的技术指导团队也汇聚了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和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科研智囊。每年加速器的甄选方向,都成为业界密切关注的,用来判断技术发展趋势的一个风向标。

在今年8月最新入驻微软加速器的第八期15家创业团队中,有3家物联网及基础架构团队、6家大数据分析团队、1家混合云管理团队、1家增强现实团队、1家互联网安全团队以及3家医疗健康团队。结合过去几期招募情况,可以看出,微软加速器偏爱底层技术(而非模式)创新、2B(而非2C)的创业团队,技术方向高度集中于云计算和大数据。


(科技谷入选第八期微软加速器)

本期FT中文网嘉宾罗斌今年2月出任微软北京加速器新一任CEO。在加入微软之前,他曾在英特尔、Canonical、中国惠普等技术公司任职,有着多年技术研发、市场和投资经验。以下为访谈实录。

FT中文网:微软加速器刚招募了第八期创业企业进驻,竞争非常激烈。和前七期做个历史比较,这期企业能反映什么新的技术趋势吗?
罗斌:当然,非常感谢这个机会。第八期录取率只有1.5%。我们总共收到超过1200家企业的报名,最终选出15家。15家中,3家与精准医疗相关,6家与大数据相关,也有好几家做混合云的控制管理和混合云的平台,还有做主动安全防护的,还有与物联网相关的公司。可以看到,八期团队与云计算、大数据相关,这是一个很大的特色。
      前七期微软加速器毕业了126家企业,其中已经有3家在新三板挂牌,有12家被其他企业并购,93%以上的公司已经得到了下一轮VC。第八期,我们更侧重微软看好的未来发展方向,就是云计算方向、大数据方向、增强现实和人工智能方向。我们认为这些方向在未来两年到五年中会有几何性增长。而这些公司就是为了这些增长而生,为了这些增长奠定基石。

FT中文网:为什么微软尤其看好这些领域?
罗斌:云计算听来是很高大上的技术,其实给日常生活带来的好处,已经可以看得见摸得着,而这在三五年前是不可想象的。三五年前,做大数据处理、分析,必须买自己的服务器、买自己的存储,而现在你只要有一个可靠的云服务平台,用通常的个人电脑,接上网线就可以。云计算本身的方便程度和经济效益,使得大数据应用可以进入到寻常百姓中。我们关注的精准医疗、金融量化分析、通过卫星影像做精准农业等等,都可以通过比较简单的在客户端的硬件,加上比较复杂的建模过程、比较复杂的商务智能过程来完成。商务智能和建模本身在微软云服务上可以帮助完成。微软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后台。我们提供的是云计算大数据的标准化构筑模块,而把它盖成各种各样富丽堂皇的楼台堂所、很好的酒店、或居家居住的地方,正是由我们这些创业创新团队所做的。


FT中文网:在甄选过程中,有没有一些硬性指标?

罗斌:微软加速器不是VC,但甄选上和VC的严格程度、尺度是一致的。指标包括团队成熟性,所用技术的先进性,以及整体在市场上发展可持续性,以及财务稳定性。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就是整个团队的核心成员是不是有很好的沟通能力,是否能和我们加速器团队有化学融合。


FT中文网:微软在全球各地有不同的加速器。把最新这期15个企业和其他加速器孵化的企业做个横向比较,体现出中国市场的什么特点?

罗斌:在微软全世界的7个加速器里,北京加速器历史比较长,“毕业生”从数目上来说是最多的(编者注:在本次采访之后,微软上海加速器于10月成立,成为微软全球第八家加速器)。微软在全球共孵化了440家以上企业,中国贡献占了三分之一强。在我们所在的中关村、海淀园地区,汇集了中国最顶尖的几十所高校的顶尖人才,也聚集了中国最多的投资资本。我们不仅能服务中国最好的创业团队,而且可以了解到中国最活跃的创新创业公司,我们在微软内部也是对创新创业企业、对未来在中国发展最有发言权的一个团队。
从科技本身来讲,有几大板块。我们谈的云计算是和IT、信息技术相关的。此外还有材料科学、生命科学等等。在硅谷地区,各个项目很全。我们发展的门类没有像他们这么全。我们目前创新创业做得比较好的,一个是IT,一个是电商,而电商也是IT支持的。另一方面,从风险资本来讲,虽然中关村不缺资本,而且投资决定速度其实比硅谷还要快,但投资有季节性。而在硅谷,一直有风险资本家在关注一些非常不起眼的东西,而不起眼的东西有一些能真正改变世界。中国未来可以在这里出现一些本质性变化。


FT中文网:中国市场非常之大,一家企业守着中国市场就可以做到很大。但在底层技术上,中国企业是否还要比硅谷差一截?

罗斌:我们可以比较的维度有很多。我自己认为,最好的维度是创业环境。我认为整个大氛围,包括政府、投资界的支持、社会的认同,我们和硅谷旗鼓相当,没什么差别。但在硅谷,每年有一千两千新生公司,也有一千两千死掉的公司,死掉的公司擦干眼泪再去创业。而在我们这里,这样的过程目前还没看到,我们更接受成功。我们希望让创业者领会到,成功的外延可以更广。有的时候成功不是你成为独角兽,你上市,而是你是否实现了你的梦,在这个过程中你影响了多少人。


FT中文网:加速器的成功在微软内部是如何衡量的?

罗斌:加速器的业绩有一套严格的KPI指标来评价,包括孵化了多少家公司,有多少可以得到新一轮融资,以及它们估值的增长。对我来讲,完成这些量化指标是非常基本的事情,就像工人要完成工作。我们设立的更高目标是,帮助成长型企业每天都有进步,这些可以用企业建设、商业计划等等来衡量。当这些做到的时候,企业再拿到新融资、新订单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FT中文网:微软加速器在业内口碑很好,你们提供免费的办公空间、云计算支持、智力储备,但你们并不占企业任何股份。你们这么做是图什么?加速器对微软的战略意义是什么?

罗斌:蒸汽机从发明到开始大规模运用,经历了一个世纪时间。信息化会快一些。我们认为下一个发展方向一定是云计算大数据,而我们不想等十几年,所以我们希望能鼓动创新性企业把在发展中的瓶颈突破。


FT中文网:所以从盈利角度来看,微软是希望更多公司能用到微软的云技术和设备。这是一种回馈方式?

罗斌:可以这样说。


FT中文网:最近中国正在遭遇一场资本寒冬。创业企业的数量、成功的投资和退出案例都在下降。您怎么看大家在寒冬中所做的反思?有什么新的趋势在酝酿中?

罗斌:经济发展有规律性。我认为现在的市场表现只是局部现象,称为寒冬有些耸人听闻。中国的新生企业数目一直在上升,工商管理局每天有1.5个新企业注册,没有减少。一年前在中国,加速器和众创空间不到1500个,到今年7月,已经有4700个。所以,创新创业的人没有减少,创新创业的服务机构一直在增多。微软加速器第八期团队的招募过程,还是生龙活虎的。
通俗来讲,在投资吃紧的时候,所有创新公司都会更加客观,更小心翼翼地去部署发展计划,原来可能想做四五个不同板块,可以收缩到一两个马上可以做成功的。这对创业企业绝对是好事。创业企业的远景规划、宏伟目标和每天做的事情不可能是完全一样的,否则会累死所有创业者的。对投资人来讲,在经济稍微不好的时候,能更好地分析出投资机会在哪里,被投资机构会有更实在更好的体验,不会出现泡沫和虚高。这是一个更加理性冷静的过程,为下一轮经济发展做准备。


FT中文网:您怎么看中国的高等院校毕业的孩子,所谓的理科工科男?他们与美国和以色列的大学毕业生相比?

罗斌:我相信大部分中国大学里没有讲怎么创业。没有一个学科讲怎么做leader,怎么做一个CEO,即便是学企业管理的。中国大学更多是灌输知识,而不是为学生们未来走向市场、走向工作角色搭一个阶梯。


FT中文网:您近距离接触过许多成功的创业者。这个群体有什么共同的不同之处?

罗斌:共同的不同之处,是他们都非常亲和,都非常有国际观,都相信自己的企业和技术能改变世界。这不是所有的人都有的。

(来源:FT中文网